教育科研

驅動校長與學校雙發展引擎

來源 :中國教育網 訪問次數 : 發布時間 :2019-05-30

2018年5月,教育部“國培計劃”首期中小學名校長領航班結業。與此同時,第二期名校長領航班學員迎來開班式。北京小學翡翠城分校校長張文鳳,成爲由121名學員組成的領航班大家庭的一員,並成爲江蘇教育行政幹部培訓中心培養基地學員。在名校林立的北京市,她作爲5名被推選校長之一,理應覺得欣喜,但在她看來,這更像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這份沉重的使命感,源自名校長領航班所承載的教育和社會責任。2018年3月,教育部等五部門印發《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2018—2022年)》,提出:“實施中小學名師名校長領航工程,培養造就一批具有較大社會影響力、能夠在基礎教育領域發揮示範引領作用的領軍人才。”4月,教育部印發《關于組織實施“國培計劃”——中小學名師名校長領航工程的通知》,正式啓動名師名校長領航工程即“雙名工程”,完善國家與地方基礎教育高端人才培養體系,遴選了北京師範大學等13家單位作爲名校長領航班培養基地,集中優質資源對名校長進行爲期三年的培訓,培養教育家型校長。

爲何國家會在名師名校長培訓上下如此大的功夫?在今年5月召開的教育部“國培計劃”第二期名校長領航班集中培訓會上,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司長任友群回答道:“全國基礎教育階段現有專任教師1400多萬名,其中,有近100萬是中小學校長。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教育脫貧攻堅等需要抓住‘關鍵少數’,名校長領航便是重要抓手。”他強調,在培養過程中,須不斷凸顯名校長領航作用:一是確立名校長在教育人才培養中的塔尖地位;二是確立名校長在基礎教育改革發展中的引領地位;三是確立名校長在鄉村教育中的幫扶地位;四是確立名校長在師德建設中的楷模地位。

爲繼續推進名校長領航工程,擴大輻射影響力,在第一期名校長領航班64名學員“試水”培養後,第二期名校長領航班學員人數增加至113名,並首次將港澳地區名校長納入培訓體系,最終成員敲定爲121名。

成爲領航班學員的校長,雖均爲各地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名校長,但並不意味著領航校長的“完成態”,而是“進行式”。由于領航工程承載著輻射、引領與示範的使命,因此,對校長自身的領導力與幫扶能力提出了嚴峻的挑戰。教育部中小學校長和幼兒園園長國家級培訓項目辦公室主任郭壘指出,在爲期三年的培訓中,學員校長需要在培訓基地的幫助下,完成個人發展、學校發展、工作室建設、幫扶引領等多項考核評價指標,方可結業。

由此,承擔中小學名校長培養工程的13家培養基地便成了名校長領航班總校的“分校”,須先在一年內幫助基地學員校長自身和學校實現蛻變。

曾承擔過首期名校長領航班培訓工作的廣東第二師範學院早已形成自己的領航校長培養路徑。廣東省中小學校長培訓中心辦公室副主任談心認爲:教育家型校長的成長過程是自主的、獨特的、個性化的,其成長離不開他所在的學校,是以“個人發展”“學校發展”爲産出的雙維培養模式。因此,需要形成基于校長個人和學校發展的“一人一案”,即讓校長先從“自畫像”——我的辦學主張、管理風格、治校方略等開始,形成學校發展的自我診斷報告,進而在問題基礎上生成課題研究。如江蘇省揚州市梅嶺小學校長陳文豔在爲學校“自畫像”後,直面集團化辦學後學校發展遭遇的挑戰,形成研究課題,解決學校發展困境。

課題是聯結校長個人與學校共同發展的紐帶。人大附中總校、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聯合基地,是中小學校長培養基地中唯一的中學基地。爲實現培訓個性化,將個性化培養方案生成模塊,做到培訓方案量身定制。基地調研先行,從問題入手,組建導師團隊赴成員校進行深入調研。導師根據調研情況與學員一起共同生成個性化培養方案,爲學員發展導航。在理論導師和實踐導師的共同指導下,學員校長根據自身發展及學校發展需求,確立科研課題,用科研促進個人與學校同步發展。如學員校西安市鐵一中學、四川省綿陽中學和鄭州市第四中學共同申報了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科研課題,在創新人才培養領域進行實踐探索與研究。

“一人一案”的培養模式,也爲多家新加入基地所認同。河南師範大學培養基地還在領航班規定配備的理論導師、實踐導師之外,爲每一名學員校長配備了工作助理與學術助理,幫助校長完成課題研究;齊魯師範學院培養基地則實行雙導師制,理論導師與實踐導師均分爲A、B角,以A角爲主,B角爲輔,保障能及時對學員校長提出的問題進行反饋。

一年研修後,在自身和學校發展同時,張文鳳也有了新的領航“攻關”目標,以工作室建設輻射區域教育優質均衡發展。目前,在北京市教委牽頭下,她已搭建起自己的校長工作室,但如何讓10余名成員校長及其學校在原有基礎上再成長,成爲了作爲領航校長的她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29日第5版

文章關鍵字: 校長 學員 航班 教育部 計劃